地处陕南安康的流水镇,现在已经在地图上被抹去了(备注:是说老流水镇)。三十多年以前,她可是一个曾经极热闹的地方。

    我们驻扎在五块石时,如果想在公休日去逛一个街市,安康城离这里很远,去一次要有两天的时间。如果发了工资,很想挥霍一下自己,就只有去流水镇了。

    流水镇处在一个山水之间,一边是滚滚而流的汉江,一边是静静流淌的岚河。小镇的房子都搭建在江河两岸上,就像在南方随处可见的吊脚楼。小镇的街上是青石板铺路,两边都是店铺,卖着各种百货,开着各色小饭馆,有着各个政府机关,还有七八家居民住屋。

    在小镇的尽头,还有一个铁锁链的长长吊桥。我曾为这悠长的吊桥编排了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以此作为怀念。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江边码头上停泊的大大小小的船,还有那形形色色的船夫和纤夫。在过去的时代,这里是个很杂乱的地方。有很多的女人就住在吊脚楼上,一到晚上,那些辛苦了一天的船夫纤夫就把自己仅剩的一点力气和有限的钱财肆意的挥霍在这里的女人身上。

    有没有留恋于某个花魁女人,而从此不再行走在江上,就地安顿了自己的生活?或者有没有钟情某个汉子而舍弃一切的窑姐重新做回良家妇女?我都不可知晓。但是,每当我徜徉在江边,看见那些劳苦的水上汉子,就会想起这些我头脑杜撰出的故事。

    那时我们都很年轻,青春浓浓,想去镇上看女人也是一个不宣的秘密。在饭馆吃饭,如果有貌美的女人,我们就逗留久一些,直到她们也要离开。我们还喜欢去百货店转转,看正在扯花布的女人,去茶社坐坐,看过往的女人扭着腰身从眼前走过。

    如果这一天有些收获,在回连队后的晚上,几个要好的朋友就有了许多说夜话的话题。

    如果没有在流水镇上遇到可心“艳遇”,就是我们最大的一次遗憾。

    当我们离开三线时,很多同学都想再去一次流水镇上,是怀念一下陪伴我们度过很多美好时光的地方,还是最后一次去领略一下这个具有陕南风情的别致小镇。没人说过。

    记得我还在小镇的那座吊桥上,走了几个来回,是为了加深以后的怀念。

    八三年,我重新回了一次流水镇。当时的镇上已经人流稀少,没有了往日的繁华。火车开通以后,这里成为了废镇,很多店铺都搬走了,就连百年的码头也已不复存在。街上走过的行人显得都是那么陌生。我从他们的脸上找不到过去一点痕迹。

    我的那个流水镇,已经遗留在了我的青春岁月中了。

    但是那条干净的青石板路依然那么熟悉,还有那座吊桥依然屹立在那里。

    晚上,我下榻在一间旅店里。我还记得住店的旅客很少,只有三两个。旅店是一个四周都是老式阁楼的大院子,中间是一片天井,白天可以看见天上的太阳,晚上可以看见天上的月亮。

    那天就我就住在楼上的房间,独自一人。当我推开窗子,在朦胧的月色中,看见岚河就从底下流过。远处的河岸上,有露天电影正在放映,从对话的声音可以知道是一部很老的影片,战斗正在进行,寂静的山地已被热闹暂时打破。

    当时我的心情很是寂寞,看着这眼前的一切,想想时光流逝,人事变迁,很多的伤感涌上了心头。我就在昏暗的灯光下,给一位我爱的女友写了一封极富感情的信。在这封情书中,我说出了一直难以启齿的对她无限思念和恋情。

    也就是在那天晚上,我怀着一种悲天悯人的心境,用了诗情画意的语言,用了大胆而又真诚的心,终于打动了一个女人的芳心。为此,她后来就成了我的妻子。

    清晨起来,小镇下着绵绵细雨。五月的山镇,到处飘散着七里香的气味,是那么淡雅幽远。

    我坐着一条乌蓬船,顺流而下,从此离开了流水镇。

    以后的好多年,我又去了多回安康,流水镇我却再也没有见过。那个镇已经换了地方,我曾经认识的流水镇早已随水漂流,不知流向了何方?

    写完这篇博文,已是深夜时分,我突然想起今天是赴三线出发的日子。1971年3月13号的这一天,我们离开了家。三十八年前的春夜,我们正在一个叫宁陕的地方住下,一夜未眠。

   http://www.qingfengju.com/article.asp?id=1

   注:什么叫三线?http://baike.baidu.com/view/423086.htm


本文链接地址: 一个三线工程人员对流水镇的记忆
http://qingfengju.com/index.asp?id=1

分类:杂谈随感 查看次数:6949 发布时间:2009-4-17 19:18:28